社旗欢迎您!
首页 > 县镇纵横 > 内容

30年伺候糟糠病妻不弃不离的赞歌
作者:   2019-01-24 11:35:10   来源:

    社旗网讯 51年前,两人手挽手走进了神圣的婚姻殿堂。婚后,两人虽不像梁鸿孟光那样的“举案齐眉”,但也是相敬如宾、相沫以濡。然而,1988年,无情的震颤型帕金森疾病落在妻子身上。从那开始,丈夫就以自己点滴的“行动”和那颗纯洁诚挚的“心”一笔一画地谱写着一首——
 
    30年伺候糟糠病妻不弃不离的赞歌
 
    1944年1月出生在河南省社旗县赊店镇关帝庙街的陈长聚,从初中开始就与大他3岁的王彦风一班读书,慢慢的建立了感情。1962年,陈长聚高中毕业后分配到南阳县财政局上班,1965年应征入伍到广州空军民航白云机场当兵。王彦风高中毕业后分配到离县城15华里的唐庄乡小王庄任教,两人于1967年5月结婚。婚后,两人虽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但他们都怀着一颗对事业“忠诚”之心,在本职工作岗位上尽心尽力,均赢得了单位领导好评。
 
    随着3个儿子相继出生和老母亲身患高血压、心脏病的身体欠佳,“孝”行出名的陈长聚毅然放下部队提升(当时已是副团职秘书)的优厚条件,于1976年8月转业到县退伍办,1988年8月到县计生委任办公室主任,2005年5月从县计生协副会长(副科)位置上光荣退休。
 
    在教育子女方面,陈长聚注重言传身教,并立下“静以修身,孝以齐家,俭以养德,和以处事”家训,还把“齐家兴业”横匾悬挂在中堂。
 
    痴迷教育事业 妻子身染重病
 
    由于对工作的执着追求,妻子王彦风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班主任”。由于长时间超负荷工作,1988年上半年在黑板上板书,王彦风感觉到双手发酸继而颤抖,当年8月被确诊为震颤型帕金森疾病。
 
    痴迷于教育事业的王彦风心里只装着教书,对于别的都不足挂齿,当时只简单地吃一点小药,仍然坚守在三尺讲台上教书育人,继续在班主任位置上默默无闻地奉献着。久而久之,王彦风的行走由原来的大步流星渐渐变成了一步只挪四指,但她仍不下火线。由于教学成绩显著和对教育事业的执着追求,1993年9月王彦风被国家教委、国家人事部联合评为“优秀教师”。
 
    “在我给她组织先进材料写到一步只挪四指时,感动的泪水禁不住地往下淌……在我给她念的时候,我哭她也哭。”陈长聚回忆当时情景,泪水禁不住流了出来。
 
    在这期间,学校和县委、人大、政府领导也多次找王彦风谈心,劝她提前退休,但她说啥不肯,仍一边忍受着病痛的折磨,一边尽心尽力地完成教学任务,一直到1995年9月光荣退休。
 
    进入2000年冬天,王彦风的病情急速加重,除双脚不能迈步外,脊椎也明显变形,腰弯的像一张弓;口嘴不张,说话、吃饭、服药都很困难。无奈,陈长聚只好带她到西安第四军医大作头部钻孔手术,但医院没有成功把握,便以药物保守治疗。
 
    自1988年至2000年12年间,尽管妻子不能做家务活,但为了支持妻子工作和不影响孩子们工作,陈长聚屋里屋外忙个不“停”,给妻子做饭喂饭、买药喂药忙个不“烦”。
 
    妻子不能自理 丈夫不离不弃
 
    久病床前无孝子。陈长聚深深懂得:病人本身就是一种痛苦,如果作为丈夫不给她提供优良的生活环境和治疗条件,会使她更痛苦。为此,陈长聚时常以“举案齐眉”做自勉,用炽热的“行”来温暖妻子冰凉的“心”。
 
    面对一个头耷拉得像一只雨淋的小鸡、双眸转动时流出忧伤泪、口嘴紧闭的妻子,陈长聚尽管心里有一种刀绞般的疼痛,但他明白这是“到了”考验自己的时候,也是“来了”报答妻子的时候,还是“有了”给孩子们做榜样的机会,更是“搭了”为后代传承家风的平台。于是,他就抛弃一切所有,尽最大努力,让妻子能多得一点安慰就要创造条件,送去一缕阳光,献上一份爱心,尽一个丈夫的责任,行使一个丈夫的权利。
 
    在处理妻子大小便上,陈长聚慢慢地掌握着了规律,白天夜间各6次,每次都是陈长聚从轮骑上把尿盆抽出来倒入便池,然后再用洗洁精刷泡……由于妻子长期不活动,5天一次大便,每次从上午10点左右开始,坐在轮骑上到晚上10点左右结束,整整12个小时。漫长的时间,让陈长聚哭笑不得。为了怕妻子受累、受热、受冻、受异味呛鼻,陈长聚在妻子大便前,先将檀香点着,接着用松软物件塞在妻子身子两侧或垫在手下面,或用芭蕉扇扇着,或用电暖扇吹着。
 
    在吃饭上,由于妻子口嘴紧闭和痴呆,陈长聚一日三餐全凭一声一声地喊、一句一句地劝、一口一口地喂,不一定哪个时间妻子才张嘴,陈长聚就抓住这个难得的“瞬间”,往嘴里喂上一汤勺,一顿饭下来至少需一个小时。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正是社旗出现50年不遇的冰雪天气,一顿饭先后热了4次,每次都是从卧室跑到另一房子的厨房里,懂得已是74岁的陈长聚只用口吹手取暖。白天,有时妻子吃蛋糕或饼干,陈长聚就用手拿着饼干放在妻子嘴边长时间耐心等待,妻子早晚张嘴才能让她吃上一口,一块饼干吃下去起码得10分钟。
 
    在喂药上,早晚两顿陈长聚就把常服的美多芭、安坦药丸放入牛奶内冲下去。一到中午麻烦就来了,有时等了好长时间妻子才张嘴,陈长聚可想着能把药喂下去的时候,可能妻子一抬手会把药打掉,或是把开水碰洒,有时还用嘴紧紧地咬着汤勺,或是咬着陈长聚的手指头,一顿喂药顺利的话也得40分钟,慢的时间恐怕需一个钟头。
 
    一旦遇到春暖花开、阳光灿烂的日子,陈长聚就吃力的把妻子推出去,到街上转一转,去公园逛一逛,让妻子在病痛中享受大自然的美。
 
    在外事活动上,陈长聚因着与妻子形影不离、相依为命的缘故,可以说是很少参与。当时,计生委老干支部开展“流动党支部”活动,就是每月25日的党员学习日轮流到每个党员家中,除学政策、拍心话、谈生活外,中午在家吃顿“团圆饭”。但处于陈长聚特殊情况,支部决定对陈长聚免去这一切。有一次,在别人家刚吃上一口饭,家中打来电话,无奈陈长聚堪尬离开。当时大家都说:“王老师不用绳子把长聚拴着了。”还有一次,高中同学50年再聚首,只好让儿子推着妻子前去参加。当时,老同学们看到深受病痛折磨的妻子和因用爱心伺候糟糠之妻而憔悴的陈长聚时,“敬佩”和“感动”的心油然而生。面对这一切,陈长聚深感不配,当场向同学们表态:“原来,王老师为了陈家付出的太多太多,请给同学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到啥时家仍要相依为命,不离不弃。”
 
    由于为妻子日夜操劳,整天忙绿,慢慢的也把陈长聚拖垮了,经过部队正规训练笔直的腰板也慢慢弯了下来,心脏隐隐约约的疼痛继而严重,2009年10月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就是在那节骨眼上,妻子的病情极度严重,两个儿子在医院照顾我,一个儿子和3个儿媳妇在家伺候他妈。一天晚上,妻子突然大便在床上,儿子小心翼翼地把他妈推成侧身,3个儿媳妇抢着手捧撒在床上的大便,擦去身上的便汁。在医院听说后,咋的也按奈不着内心的激动,转脸朝墙感动的泪水‘扑簌簌’地流了出来,心里还想上天睁眼了,没有亏待我。”陈长聚回忆过去记忆犹新。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陈长聚30年如一日用自己的点滴和挚爱伺候糟糠病妻不离不弃的感人事迹,不仅影响了身边很多人,而且也感染了整个社会。王彦风娘家兄弟谈起陈长聚,便竖起大拇指说:“为了俺姐,长聚哥付出的太多了,如果换换人恐怕俺姐早就……俺姐在他家俺一万个放心。”
 
    “长聚是我的学生,这孩真好,他伺候王老师真是到家了,别说在店街(解放前社旗称为“店街”),就是在中国也不好找。”县人大退休干部宋万成深有感触地说。
 
    “俺爸面对的是一个让她怎样却不怎样的不正常人,俺爸从来没有给俺妈大声说个话,更没有责怪过她。从俺爸身上,我也看到了自己的缺点,他的言传身教给俺树立了榜样,使我也改变了过去的不足。”陈长聚三儿媳妇李松梅如是说。
 
    尽管陈长聚因“孝”而转业,用“爱”待糟糠,以“德”来教子,用“行”而传递正能量,但他向笔者表述了一个愿望。“妻子这种病,只影响生活质量,不影响寿命。说实在的,我希望她走在我前边,让我看着把她送进墓地。”说到这里,陈长聚一连抽出十几张抽纸,去擦拭从双眸里流出的泪水。(赵兰奇 相仲华)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社旗县文物旅游局扶贫捐赠仪式在郝寨镇年庄村举行
下一篇:巡演携手文化下乡 非遗走进美丽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