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计划

社旗欢迎您!

苗店镇汉代三座石桥-三近桥传奇
作者:   2019-02-13 18:12:04   来源:

    社旗网讯 古镇龙泉镇有三座石桥,分别架设在镇中马河、镇北旱河和镇南小河上,因三座石桥成三角形分布,相距均不过一二里地。根据本地传说及多人考证,三座石桥均建于汉朝。在交通落后的古代,三座石桥如此密集分布,实属罕见,足见古龙泉镇之繁华。所以自古以来被人们称为“三近桥”(又谓三金桥)。
 
    唐代末年,一位姓苗名训的先生在镇中石桥头设棚算卦。一日在江湖闯荡的赵匡胤骑马路经龙泉镇,看见桥头卦棚人头挤攘,便翻身下马,将马栓在桥旁柳树上,分开众人走进卦棚一探究竟。

    进棚后对苗训拱手曰:“请先生为我占上一卦,一算后世前程”。

    苗训根据赵匡胤生辰八字卜了一课,观完卦象后大吃一惊,忙起身拱手相迎。
 
    赵匡胤忙将苗掺扶起曰:“先生所为何来”?

    苗曰:“客官,你紫面丰颐,气宇轩昂,据卦象所看君有帝王之相,将来定有一朝天子之位。”
 
    本地戏剧舞台上有一出赵匡胤的戏词,唱曰:“行走来到三近桥,遇到先生本姓苗。先生为我掐指算,他算我三十二岁坐龙朝。”之后,苗训辅助赵匡胤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广顺元年(公元960年)陈桥兵变,赵匡胤夺取后周天下,宣布国号为宋,成为宋王朝的开国皇帝,册封苗训为“护国大军”师兼“司天台正”。
 
    宋代护国大军师-苗训就是社旗苗店人,苗训墓坐落于苗店西南,马河东岸叫西南河的地块里,是苗氏宋代的祖茔地。如今七十年以上的老人都知道,并且都亲眼见过,在这块地正对现在苗姓墓地的北边,有一通称为“万岁碑“的汉白玉石碑。有一人多高。此碑在58年大炼钢铁时,被砸碎烧石灰用了。苗国军曾听他文兴伯说过,他少年时曾对此碑辩认过,此碑上首刻有“聖旨“二字是宋代的墓碑,其它文字均辯认不清。
 
    古汉代三近桥之中桥(西桥)
 
    新修的战备路上的马桥中桥

    古汉代龙泉镇中桥(西桥)的之前的位置就在2012年新建战备路公路桥正下方。

    汉代的古桥历经数次修建,现在已经难觅踪迹,只有古桥上石雕的龙头和龙尾还在。
 
    古桥建于汉代。据九十二岁老人张长友老人讲述,古桥横跨马河主桥身三孔,每孔约丈余,每孔六块石桥扳宽一丈多,桥面牛车通过时两边亦可行人,桥外侧桥礅处饰有龙头、龙尾。两组龙头,龙尾的雕刻风格古朴大气,厚重庄严,拙中藏巧,典型的汉代盛世标志,和南阳汉代石雕风格相同。
 
    作者走访苗店老人张长友张长明兄弟俩,了解老石桥的情况。

    古代神话传说龙生九子,九子之一蚣蝮(baXia)形似鱼非鱼,好水,又名避水兽。头部有点像龙,不过比龙头扁平些,有点狮子相,头顶一对犄角,尾巴有龙鳞。蚣蝮性善好水,又称吸水兽。会调节水星,可使河水“少能载船、多不淹禾”。以此灵兽之物镇于桥顶两侧,面向滔滔河水,寓示大桥会永避水害,长保平安。
 
    汉代龙泉镇消失后,此桥一直被称为苗店西桥。古大桥高丈余,东端与东岸连接。西端为土坡,土坡两边是石块砌成的护坡。张长友老人讲述说抗战时的日军和解放战争时的国民党军,队伍和辎重车辆均从此桥通过。
 
    解放初期,古桥遭受了几次大的洪水冲刷。西段土坡被冲毁,人、畜和车辆不能上桥,只能从河道涉水通行。为此,政府决定重新修桥,经勘察设计将桥址选定在古桥南20多米处。充分利用古桥石材,建造一座与古桥同宽,比古桥较低,长7丈的七孔石桥。建桥工程由乡长苗文善为领导,大苗庄薛云彬为技术员兼总指挥。

    说起薛云彬,他可是周边数百里范围内大名鼎鼎的古桥修建专家。对修建古桥有着丰富的技术和经验。作者本人与薛云彬表伯曾有一段交际,因为我俩的名字同音。每次他的来信邮递员都会误交给我,我再将信转交给薛表伯。
 
    薛云彬,大高个子,面目清秀,慈眉善目,举止文雅,仙风道骨,一派儒雅风度。旧社会长年率领一班农民工匠,给周边地县修桥建路,是当地一位大名鼎鼎的修桥专家。
薛云彬育有一儿一女,儿子薛跃峰是一名赤脚医生,六七十年代土方制药,医治了很多疑难杂症。事迹在1969年6月19日南阳日报第三版登载“土医生百里送医”;女儿名叫薛爱兰,女婿王家臣社旗原法院院长。
 
    1956年大桥开工建没,正值大集体大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年代。当时建桥施工,运石料没有机械工具,全部都是人拉肩扛。当时的口号是“有条件要干,没有条件也要干”,苦干、实干加巧干,发扬毛主席提出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建桥工程。工程建设首先拆除旧桥,力争保护古桥石材构件的完整无损。当年尚玉坡老人是木匠,被分在木工组,在薛云彬的委派下带领木工,到周边砍伐了大量柳树桩运往建桥工地。打桩工将一根根、一排排柳木桩打入新桥桥礅处水下的基础下。新柳木遇水千年不腐,这是老祖宗千年传下的经验。被薛云彬老人巧妙地用在了桥礅基础上建造上。
 
    柳树桩打完后,在柳树桩的基础上垒砌桥礅。当年的修桥工程是当地少见的大型工程,每天都会拥来大量的围观群众。为施工人员摇旗呐喊助威,有的群众和学生还自动地参加义务劳动。这种热情高涨地为社会主义建设无私奉献的精神是现代人应该学习和传承的。

    抬石料的民工在薛云彬的统一指挥,喊着震天响的号子。我爱人苗春荣还清晰地记得小时候在工地听到的号子声。云彬表伯领喊一声“同志们加油干哪”,民工齐声应道“争取当模范哪““同志们加把劲“,“争取当先进哪“,步伐坚定一致地将块块石料摆放在准确位置。

    尚玉坡老人说当年没有水泥,砌石块的灰料是用糯米汁拌石灰面搅和的。古桥虽然比新桥高,但要建与古桥同宽,长度是原桥两倍多的七孔桥石料显然是不够的。除拉来损毁北桥的石料外,还从南边宋庄还拉来石料,才弥补了石料不足,在第四、五孔的桥外侧装上了老桥的一对龙头、龙尾。

    在薛云彬的精心设计和指挥下、在建桥民工的艰苦努力和政府的大力支持,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终于建成了一座古香古色的新石桥,工程质量完全合符要求,解决了民众交通通行的困难。
 

    此桥为古镇通往西岗古驿道“四十五里长岗镇”之要道,此照为五七年重修古桥的照片,我拍摄于1995年,当时我们学校组织师生赴河西楝庄帮助五保户劳动,队伍行进至古桥。当时我站在古桥西岸南侧的位置上拍摄的。
 
    2002年,经过四十多年的风雨石桥仍然英姿挺拨,整体完好无损。但由于社会的进步,大型汽车、拖拉机等沉重交通工具的出现,远远超过了石桥板的承重能力,部分桥板被压断,车辆己无法通行,苗店政府打报告申请县交通局拨款,建造能通行重型交通运输车辆的钢筋混凝土大桥。

    项目批准后,施工由社旗县公路局康文一负责施工工程,由原来的位置向南边三米的位置新建大桥,新大桥为共有两孔,高十米,宽九米,长15米新桥。

    由于当时领导部们缺少历史文物保护意识,为减少工程用款,将古桥石料铺于河底,或砌于桥礅并用水泥浇注。仅留两对古桥石龙置于两个桥礅外侧,使千年古桥大部分文物永久消失,实在让人痛心疾首。文物乃不可再生之物,人类如不珍惜爱护,老祖先留给后人的宝贝将消失殆尽。爱护和保护文物是中华子孙的责任。
 
    2002年由公路局康文一负责施工建造的钢筋水泥混凝土桥,是古桥的第三次变身。
 
    原古汉桥上的一对龙头和龙尾虽有损毁,得以把这一对汉代石雕文物保存来。
 
    2012年由于修建苗店至晋庄的战备公路的铺设,旧桥远远不能适应现代交通的需要,因此项目决定搁置保留老桥,在汉代石桥的旧址位置又新建一座四孔、宽九米,长20米的钢混结构大桥,现在已经投入使用,这是古桥的第四次变身。
 
    高处的是2012年修备战路公路大桥;下面的2002年修的桥,如今已经废弃不用。站在平坦宽阔的公路大桥上,感受着时代的变迁。
 
    三近桥之北桥

    位于苗店街北与和庄之间的旱河上。

    箭头所示为三近桥之一“北桥“之位置。
 
    古代在厂苗店街北和庄东北岗上,发源一条小河。流至和庄村东向南绕过村庄,在和庄与苗店之间蜿蜒向西南注入马河。一条由方城、陌陂通往尧良,少拜寺到泌阳的古道,经和庄村西马河边与小河交汇。小河上架设一座单孔石桥,此桥就是“三近桥”之一的北桥。
 
    此河六十年代仍有水流,因水量逐年减少后称旱河。据年长者回忆,小桥五、六尺宽,长丈余。可通行车马。小桥毁于解放初期。据退休干部樊义成回忆,五十年代“三反、五反运动”时,苗店公审反动会道门头目。公审后押罪犯游村示众,当年他六、七岁跟随队伍看热闹。队伍行至北桥处,当时小河中只有几块旧桥石块。人可踏石而过,一位区长骑坐的大青骡子怕水,任凭怎么吆喝都不敢过河。区长只好下马前面牵后面赶才得以过河。他对河中旧桥石块记忆犹新。
 
    寻访中我来到小桥位置,遇见原二队朱运成在地干活,这块地是他的承包地。交谈中他说早几天准备在河沟里种莲藕,挖泥时发现一块长石条,可能就是当年石桥上的桥板。我想对石板拍张照片,可是石板被水浸没,只好作罢,小桥只能留在记忆里了。
 
    马河边的古道。
 
    三近桥之南桥

    位于镇南、河西寨子湾南寨门东对应河东岸凹陷处。
 
    箭头所指处为原南桥的位置

    东南胡家坟、正东岗上向西深沟与苗店南寨门外寨沟,三股水流汇聚与此注入马河。此乃经西寨外通往尧良等地官道的必经之路。因三流汇聚水流较大,此桥较北桥规范较大,更为坚固。据张长友老人介绍,桥南礅上还饰有龙头龙尾。桥底亦铺有石条。过此桥行东南卜地王,过龙池、孟桥至尧良、少拜寺到泌阳。张长友老家住西寨墙外临古道,旧时目睹当年古道上人欢马叫、各种车辆人等往来的热闹情象。
 
    五八年大炼钢铁时,此桥被拆。拆除石料在此低凹处修一过水涵洞,上面复土与两边高处填平,大路亦移往高处。六二年我返乡后常在此涵洞中嬉戏,特别是夏季水流在脚下流动,洞内空气凉爽,是夏季纳凉的绝好去处。近日我寻访此处,涵洞不知何时被拆,老桥遗材不知散落何处,实让人叹息。
 
    苗店三座古石桥,在历史进程中消灭得无影无踪。只有在我无意中拍摄的照片里,才能看见它当年的身影。两对镶嵌在水泥桥上的龙头和龙尾在无声地叙说着往日的辉煌,流淌在老辈人娓娓叙来的传说中。

    如今苗店周边的土地,经过平整都也失去了原来的地貌。唯有三座古石桥附近还保持着以前的大致原貌,这里是追思古桥风貌的绝佳去处,每次前往古址都会引起我无限的追思,仿佛自己走在古桥、古道上,汇入车水马龙的人流中,思绪好久不能平静。我不禁赋诗一首:

忆往昔,古桥峥嵘岁月稠,
看今朝,彩虹飞架展新容。
齐欢呼,改革开放民心向,
望未来,巨龙腾飞上九重。(谢永彬)

相关热词搜索:北京赛车pk10计划

上一篇:图说社旗40年
下一篇:龙池庙传奇